全站搜尋

【法國悖論真真假假】飲用紅酒對心臟有益?

飲酒酒精

紅酒界最有名的「法國悖論」(the French paradox),直到今天還是樸素迷離,正好說明酒不醉人人自醉,或者是眾人皆醒我獨醉。

法國悖論起源

法國悖論起源於上個世紀80年代,論點是流行病學家觀察到,法國人在飲食中攝入高量的膽固醇和飽和脂肪,但冠心病死亡率卻相對地低。

將 “法國悖論”和白藜蘆醇推進世界視線的,卻是1991年的美國電視節目,探討法國人常吃不健康食品,但心血管發病率卻比美國低得多。

其實對法國悖論持不同意見的學者很早已提出兩個被忽略的背景,作為反駁。其一是法國的冠心病死亡個案一向呈報不足,也就是一直以來被低估了;其二是有證據顯示那些飲紅酒多於其他酒類的人士,生活習慣也較健康:例如較少吸煙、飲酒份量較少、運動較多,以及飲食習慣較健康。所以他們提出實際上有可能是這些因素(或隱性原因)而非紅酒本身帶來較好的健康。

美國知名學府的研究

但美國研究人員對於造成這種差異,絞盡腦汁後給出這樣一個理由:法國人平時喝了更多的葡萄酒,是葡萄酒起到了保護心臟的作用。

研究人員進一步發現,法國人日常中喜好紅葡萄酒。紅葡萄酒能使血中有益的高密度脂蛋白(HDL)升高,減少有害膽固醇,而HDL的作用是將膽固醇從肝外組織轉運到肝臟進行代謝,所以能有效降低血膽固醇,預防動脈粥樣硬化。

美國學者更提出:紅葡萄酒中的抗氧化物白藜蘆醇,可以通過抑制腫瘤血管的生長來達到預防和治療腫瘤的效果。它甚至還可以通過阻隔雌性激素的生長效應來抑制乳腺癌細胞的生長。

白藜蘆醇

白藜蘆醇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中被視為21世紀最具抗氧化和抗老化的物質,一切什麼抗癌、抗過敏、治慢性病等都被提及,吹捧成有點能治百病的功效。

早在1939 年, 日本科學家渡高岡(Michio Takaoka)從有毒植物白藜蘆的根部分離出一種新的化合物,命名為“白藜蘆醇resveratrol”。隨後研究人員陸續在葡萄、石榴、藍莓甚至花生等植物中發現白藜蘆醇。

白藜蘆醇作為多酚類化合物,是一種植物抗毒素。當植物受到真菌、病毒之類的外來侵襲時,能通過生成的白藜蘆醇進行防禦。1963年科學家雖然發現白藜蘆醇對植物有抗氧化、抗菌等功效,但仍然沒有取得過多的關注。

美國1991年的電視節目用圖表清楚顯示美國的心臟病死亡率遠高於法國。這個關於紅酒預防心臟病的推測引起超大關注。科學家試圖找出背後的真相、酒商抓住這機遇大肆宣傳。而在紅酒引起的熱潮中,葡萄中含有的白藜蘆醇成為閃亮的明星,並被普遍認為是紅酒防治心臟病的主要原因。

自由基

人體正常的新陳代謝中,細胞內會產生一些自由基(遊離基),而這些自由基可能會攻擊DNA、蛋白質、脂肪,從而使我們生病或是走向衰老。尤其在紫外線照射、吸煙等外界因素的影響下,會刺激自由基數量增加。

所謂抗氧化劑就是能夠清除自由基或者防止氧化反應發生的物質的總稱。維生素C、E、胡蘿蔔素、多酚化合物都屬於抗氧化劑。水果蔬菜就含有豐富的抗氧化劑。

當時,美國康乃狄克大學的迪派克・達斯(Dipak K. Das)教授就不斷獲得了新突破,產出了大量關於白藜蘆醇功效的科研成果和論文,指出白藜蘆醇不僅能預防心臟病、老年癡呆、腫瘤等慢性病,更重要的是還能夠使人長壽。媒體當然不放過任何炒作的機會,紛紛對達斯和白藜蘆醇進行採訪和報導。

無獨有偶,2003年哈佛教授大衛・辛克萊(David Andrew Sinclair)發現了白藜蘆醇可以啟動一個名為Sirtuin1 (SIRT1)的基因,能延長酵母的壽命。之後,辛克萊發表多篇文章,稱在動物模型實驗裡發現白藜蘆醇對心臟、癌症、代謝病都有好處。在媒體對這兩位科學家的瘋狂報導下,白藜蘆醇的神奇功效也就應運而生了。

一時之間,白藜蘆醇成為了神藥,市面上關於白藜蘆醇的產品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辛克萊還特地成立了生物公司Sirtris Pharmaceutical,主要研發白藜蘆醇的配方和衍生化合物,並很快被全球最大的藥企之一葛蘭素史克(GSK)以7.2億美元收購。大衛・辛克萊亦被尊稱為“抗衰老之父”和“白藜蘆醇之父”。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商家打著“純天然”的噱頭來獲取更大的商業利潤。但其實人們至今基本是用化學或生物合成的方法來提取白藜蘆醇。

學術造假醜聞

然而,正當廠商們賺得盆滿缽滿之時,關於白藜蘆醇的研究卻走向滑鐵盧,甚至還爆出了學術造假醜聞。2010年,葛蘭素史克因實驗對象出現腎衰竭現象中斷了白藜蘆醇研究項目, 2013年更徹底停止了該項目。

接下來,2012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白藜蘆醇的重要研究者迪派克・達斯的論文中至少有145處篡改和偽造數據。結果導致他曾發表過的20篇以上的論文被撤稿,科研經費被追回,他本人也被大學開除了。被他鼓吹的“神藥”白藜蘆醇最終也沒能幫他,達斯教授在出事後一年就去世了,享年67歲。

雖說目前尚不能確定白藜蘆醇的健康效果,但卻有科學證據表明:大量攝入白藜蘆醇會對身體有害。2015年,曼徹斯特城市大學的漢斯・迪根斯博士(Dr Hans Degens)研究了白藜蘆醇與“衛星細胞”的相互作用過程。

“衛星細胞”在人體自我修復受損肌肉細胞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結果發現,只有在少量攝入白藜蘆醇的情況下,這種物質可能會起到抗老化的作用。但一旦過量的話,反而會加速細胞老化,甚至危害其健康。也就是說,不要貪,單喝紅酒身體需要的白藜蘆醇可能已經足夠了。

迄今關於白藜蘆醇的神話似乎依舊沒有褪去,正是眾人皆醉我獨醒。

【文: 劉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