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灼見名家】少用抹手紙 減生態災難

少用抹手紙 減生態災難_灼見名家

除了基於衞生問題,用以製造抹手紙的原生纖維太短,亦令其難以回收和再造;加上為了更耐用,抹手紙被刻意加入強化堅韌度的物質,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分解,無疑加重堆填區的負擔。

現代生活為大家帶來不少方便,但一時的方便,可能對環境帶來後患,最終我們更要為此付出沉重代價。簡單的如抹手紙,大家慣性伸手一拉一抹,抹乾雙手後,將抹手紙連同生態代價一併「拋棄」。事實上,由製造至處理抹手紙,不單砍伐了大量樹木、污染水源,還會加重堆填區負擔及增加碳排放。簡單地只要大家願意減少、甚至停用抹手紙,便能減輕生態災難,何樂而不為?

根據環境保護署的《都市固體廢物概要》,2015及2016年紙料佔整體都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的百分比已超過塑膠,成為第二類棄置最多的都市固體廢物。佔總棄置量的比例亦由以往不足兩成,增加至2016年的21.7%,包括抹手紙及紙袋的其他紙料已佔總棄置量的一成。反映現在正是大家必須更加謹慎用紙,尤其是無法回收的抹手紙。

濫用抹手紙成災
事實上,世界綠色組織曾於2016及2017年協助JCI獅子山青年商會,分別向公眾人士、商場及辦公室進行3次相關調查。雖然根據最新調查估計,全港每天使用抹手紙數量為44397432張,較2016年減少19%。然而,調查又發現,誤以為抹手紙可以回收的受訪者較2016年增加了14%,證明此問題仍需大家關注。

正如本會早前提及,抹手紙不宜回收及再造。除了基於衞生問題,用以製造抹手紙的原生纖維太短,亦令其難以回收和再造;加上為了更耐用,抹手紙被刻意加入強化堅韌度的物質,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分解,無疑加重堆填區的負擔。

製造過程破壞環境
連美國亦有研究指出,當地抹手紙的數量「佔據」了堆填區2%面積,令人頭痛。更何況相對面積細小如豆的香港?抹手紙在分解的過程中,更會產生溫室氣體比二氧化碳吸熱大近21倍的甲烷,造成空氣污染和加速全球暖化。

再者,製造一張抹手紙,從伐木、紙漿製造以至運輸過程,均產生大量碳排放。根據麻省理工學院發表的《各種乾手方法的生命周期評估》,相對於乾手機、毛巾等乾手方法,抹手紙除了製造大量垃圾外,在製造過程中亦消耗較多能量和水資源,比起乾手機更產生多達三倍的碳排放量。

澳洲亦有研究指出,生產一噸抹手紙需要砍伐17棵樹和污染2萬加侖水。最大的問題還是濫用,本會過去調查,便有受訪者直言,每天要用上26張抹手紙。而按本會去年調查結果來推算,本港一年使用的抹手紙,已經等於砍伐了逾46萬棵樹及耗用54600加侖水,亦足證濫用抹手紙會嚴重破壞環境。

乾手機更污糟?
當然亦有人質疑若不用抹手紙,使用乾手機乾手會更污糟。的確英國曾有微生物研究指出,強風吹乾雙手,反而令手上細菌擴散到周圍空間。但另一方面,加拿大魁北克拉瓦爾大學的研究人員亦曾發表報告指出,檢驗市面出售的6款抹手紙後,發現全部均含細菌,且病菌種類更多達17種,當中以桿狀菌最為普遍。

儘管各有說法,但本會認為,乾手機並不是棄用抹手紙後的唯一選擇。以日本為例,部分公共洗手間並沒提供抹手紙或乾手機,所以當地市民大都習慣自備手帕抹手。本港市民當然亦可自攜手帕,或每次洗手後先用手撥走多餘的水分,或每次只取用一張抹手紙,自然能減少使用抹手紙,幫助對抗氣候變化。

從個人生活習慣做起
抹乾雙手之前,更重要的是先要徹底清潔雙手。醫院管理局的研究亦顯示,有三分之一的醫院感染個案,可以透過清潔雙手來避免。可是衞生署早年的調查發現,6%受訪者因「看不到有污迹」便不會洗手。日本消費者廳的調查亦指出,當地有一成半的受訪者如廁後不洗手。

根據世界衞生組織指引,即使雙手沒有明顯污迹,如廁後亦應以清水及梘液洗手20秒,有明顯污迹時更要洗手逾60秒。尤其指尖、掌心、手指縫和拇指等位置,因經常被忽略,容易藏有大量細菌,必須徹底清潔。除如廁後,於處理垃圾後、咳嗽或打噴嚏後、接觸公物後,以及接觸眼、鼻或口前,大家更應徹底洗手。

所以,在方便、衞生及環保之間,並不是不能協調,只要大家願意隨身多帶一條手巾仔(當然都要定期清潔),只要大家願意先徹底清潔雙手,只要大家願意由現在開始,緊記抹手紙的「禍害」,即時減少,甚至逐步放棄使用抹手紙。大家便能於方便、保護自己的同時,亦能關顧到我們的環境,達至三贏局面。

【文:余遠騁】
世界綠色組織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擔任多間大學兼任教授外,亦為聯合國亞太經濟社會商業諮詢理事會專責小組成員。更擔任多個香港政府環保、城規顧問委員,並參予開展綠色科技及社會創新項目。之前曾於美資企業擔任地區管理工作多年,並於劍橋大學取得能源經濟學博士學位。

轉載:《灼見名家》,余遠騁授權轉載
文章日期:2019年5月19日
轉載日期:2020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