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陳丹燕:閱讀海上國潮,感受摩登上海

Buymewise_陳丹燕

上海牌手錶、回力球鞋、大白兔奶糖、鳳凰牌自行車、海鷗牌照相機……這些在上海誕生的老品牌,不僅是過去幾代人的心頭好,如今也成為新時尚,被無數年輕人喜愛。

3月3日晚,作家陳丹燕帶著幾張用上海經典品牌作為設計元素的大海報,做客“上海書展·閱讀的力量”2020特別網聚“悅讀時刻”。描繪上海城市的文化變遷是陳丹燕作品的主題之一,在“陳丹燕和她的上海”系列六本新版作品中,她將目光投在上海老字號品牌的故事裡,在國潮複興的當下,閱讀這些國潮品牌,就是回望與之相應的城市生活,就是展望複興中的未來。

“‘國潮’正在成為新時尚,很多年輕人把‘國潮’當成身份認同、個性展示的一部分。這些上海老品牌有的一直葆有生命力、有的在沉寂一段歲月後又煥發新生,背後是什麼呢?”陳丹燕發問。

Buymewise_陳丹燕
陳丹燕

從1995年左右, 陳丹燕開始寫上海的非虛構故事,《上海的風花雪月》,然後又寫了《上海的金枝玉葉》和《上海的紅顏遺事》,成為上海非虛構三部曲。從2002年以後,陳丹燕又開始寫外灘非虛構三部曲:《外灘:影像與傳奇》《公家花園的迷宮》和《成為和平飯店》。到《成為和平飯店》出版,已是十多年以後的2012年。

“我知道自己在這些書裡提到過許多誕生在上海六十年代的產品,因為它們構成了我記錄的上海故事裡的生活氣氛,但直到我為這六本書做上海品牌注釋,才發現這些書中有意無意中提到的上海產品,已可以洞見上海生活在那個時代留下的面貌。它不僅僅是物質生活的面貌,也是上海城市精神的面貌。”陳丹燕說,在准備這些注釋的時候,才發現它們是她記錄過的巨變的城市經曆和人民生活那實實在在的注釋。它們注釋著上海這座城市逐漸凝固的歷史,卻帶著這座城市腳踏實地的作風。

Buymewise_《上海的風花雪月》書影
《上海的風花雪月》書影

陳丹燕在《上海的風花雪月》中寫道:“上海在1960、1970年代迎來了它的另一種發展,它成為中國工業最發達的優質工業品出產地。上海出產的細布是最漂亮結實的,鋼是最純粹並優質的,手錶是最精准美觀的,縫紉機是最好用的,塑膠製品是最新穎耐用的,甚至奶糖和餅幹也是口味最好的,因為它們大多有著配方精確的奶味。”

從1960年代開始,此後三十年,上海出產的輕工業品出現了空前絕後的繁榮,好像盛夏突然到來,那種不可阻擋的燦爛豔陽。十年間,手錶有了上海牌,轎車有了上海牌,肥皂也有了上海牌,咖啡也是上海牌的。上海出產的輕工業品暢行至整個中國,鳳凰牌自行車代替了英國的藍翎自行車,蝴蝶牌縫紉機代替了從前的singer縫紉機,上海牌膠卷代替了歐洲的柯達和愛克發,英雄牌鋼筆想要趕上美國的派克鋼筆。

可以看看上海牌手錶的歷史,1955年9月上海輕工業局組織上海鐘表行業58位老師傅用手工製作了18只細馬機械手錶樣機,這應該算作中國手錶的始祖。1958年上海手錶廠正式建廠,生產出第一批上海牌手錶,1958年7月1日,上海牌手錶在上海第三百貨商店上市,顧客排隊購買,一時成為中國時尚。1960年代後期,手錶廠技術人員從毛澤東的手跡中選取了一個“上”字和一個“海”字,拼成毛體,這個“上海”商標一直沿用至今。在1960年代,戴手錶的中國人,每四個手腕上就有一隻上海牌手錶在閃爍著“自力更生”的光芒。

這些年重新在年輕人中流行起來的回力球鞋,歷史則要追溯到1927年的正泰橡膠廠,正泰橡膠廠是中國民族橡膠工業創辦最早的企業之一。隨著其產品由名聞遐邇的“回力球鞋”進而到“回力”牌汽車輪胎,正泰橡膠廠逐漸成為中國民族橡膠工業的中堅。1935年4月4日,上海正泰公司正式注冊了中文“回力”和英文“Warrior”品牌。回力商標的創意源于英文“WARRIOR”意為戰士,勇士,鬥士,由此將“WARRIOR”諧音才得來“回力”中文商標名,回力球鞋是中國廠商生產的普通球鞋,曾經在中國國內銷路很好,代表著熱愛體育的青少年理想,但1990年代後,隨著眾多名牌球鞋的市場沖擊,曾逐漸淡出中國市場。但後卻在歐美時尚圈爆款,成為時尚潮品。

如果想吃口味濃鬱的奶糖,那就非“大白兔”莫屬,大白兔奶糖是上海冠生園出品的奶類糖果,1959年開始發售以來深受各地人民歡迎。商標是一隻跳躍狀的白兔,形象深入民心。大白兔奶糖是白色、有嚼勁的圓柱形奶糖,質感類似西方的鳥結糖,長約3釐米、直徑約1釐米,每顆用可吃的米紙包著,再用包裝紙包好。每顆糖果熱量20卡路里。大白兔奶糖的前身源自1943年上海“愛皮西糖果廠”。該公司的商人嘗試過當時英國的牛奶糖之後,認為味道不錯,經過半年後便仿製出自家品牌的國產奶糖。包裝則使用紅色米奇老鼠的圖案,並名為“ABC米老鼠糖”。由於售價比舶來品便宜,所以廣受民眾喜愛。直至1950年代,該糖果公司被收歸國有,米奇老鼠被視為崇洋媚外的符號,於是包裝圖案改成白兔。1959年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十周年的獻禮產品。

“那些年,上海真的從一個口岸城市蛻變成一座工業城市,這個城市培育了一個龐大而自豪的產業工人階級。它以自己出產的優質日常生活用品,建立了一種上海生活風尚,全中國的球鞋是上海的回力最好看,全中國的奶糖是上海的大白兔奶味最濃,全中國的棉被被面,是上海出產的更體面結實。一個外地人,把在上海采買的所有日常用品大包大包帶回家,他用的旅行袋輕便結實,袋子上印著外灘的天際線,那個包包也是上海的,名叫上海牌。”陳丹燕說。

Buymewise_《外灘:影像與傳奇》書影
《外灘:影像與傳奇》書影

陳丹燕在《外灘:影像與傳奇》中寫道:外灘樓群天際線的速寫第一次被印在從1960年代到1980年代上海出產的各種人造革提包上,在天際線的上方,印著“上海”兩個字。這種式樣簡單,結實耐用,並裝有拉鏈的大小提包一級旅行袋,因為質量好受到大江南北中國人的歡迎。在中國縱深的腹地,它更是時髦的象徵。

隨著1990年代箱包市場的逐漸開放,世界各地品牌行銷中國大陸,上海牌包袋逐漸停產。當陳丹燕開始尋找它的商標權時,發現它竟然沒有,也無法注冊商標專利。“我開始尋找它當年的生產廠家,果真還找到了當年最可能也最應該是生產廠家的上海皮革箱包廠,但全廠上下已經沒人知道生產細節,只瞭解到這種包袋行銷全國之時,正是上海的計劃經濟時代,都是上海的輕工業局發單給各家上海工廠生產,產品由國家統一調配銷售。”在陳丹燕這次帶來的海報裡,其中一張就以上海牌包包為設計元素。

每一個品牌背後,都是一段歷史。在陳丹燕看來,這些品牌是全體中國人的驕傲。“這些在六十年代以後的三十多年裡光芒四射的國產品,許多都發端在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上海民族工業的年代,經曆戰爭和時代巨變,這些產品中最受歡迎的一些生存了下來,成為中國輕工業產品中的驕傲,上海出產的鋼琴是中國最早生產的,上海出產的鉛筆也是。上海出產的照相機是中國最早的國產照相機,上海出產的牙膏也是。這些產品在上海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誕生,最終成為全體中國人的驕傲。”

相比“時尚”,陳丹燕更喜歡用“摩登”一詞來形容上海。“這些品牌中有著上海本土生命力的那種‘摩登’,‘摩登’這兩個字相比‘時尚’,有一種精神性在裡頭。上海是一個維護和尊重日常生活的城市,但它的精神裡卻一直有種世界大同,趕超英美的理想,這個舊通商口岸城市總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躋身於世界最優質產品出產地,它一直都相信自己能做到這一點。所以,在這些點點滴滴融匯在生活之中的產品裡,上海牌維護了上個世紀日常生活的體面。也許我們不能將那些國產品洋溢著的氣質裡的一種稚氣稱為烏托邦的氣息,但是那些國產品裡果真有著一種令人無法忽視的樂觀精神。”

“也許正是這種天真的樂觀精神,讓如今的年輕人追捧它們為中國人的復古摩登,在那些希望在全球化浪潮中獲得更多身份認同的年輕一代中,海上國潮成為帶有精神傳承的滬申摩登。”陳丹燕說,這是一種對上海更深的認同。

轉載:《商報》
連結:http://www.hkcd.com/content/2020-03/04/content_1181450.html
文章日期:2020年3月4日
轉載日期:2020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