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富中國特色的雙重標準

BUYmeWISE_富中國特色的雙重標準

近年來大家都會對「富中國特色」有不太好的印象,而且雙重標準也像是個貶義詞。位居唐宋八大家之首韓愈的《原毁》首句為「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簡單來說便是為廣為人接受的「律己以嚴,待人以寬」。另一個例子便是「親疏有別」,這是普遍人的待人接物標準,孟子提及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相信能付諸實行的也沒有幾人。由此可見「雙重標準」孰好孰壞,值得讓人思考。

最為人垢病的中式雙重標準應是程頤、朱熹所發揚的「貞節牌坊」。宋代理學興盛,大儒程頤十分著重守節觀念,曾說「餓死事極小,失節事極大」。朱熹亦提倡「存天理,滅人慾」帶有濃濃的禁慾主義思想,這與傳統儒學觀念有些不同,故牟宗三指朱熹是「別子為宗」。這觀念批判重婚,卻只限於女性。「貞節牌坊」雖為旌表制度,可是卻以一名女子的幾十年光陰作為奠基。古時男性可三妻四妾,更可休妻、績弦,「守節」觀念可謂對女性最嚴厲的打壓。

《圍爐夜話》作者,清代文學家王永彬曾指:「淫字論事不論心,論心千古無完人;孝字論心不論事,論事萬年無孝子。」字書《小爾雅》對「淫」字的解釋為「男女不以禮交」,即是行為些不正當。相信每人均有曾在非份之想於腦海中浮現,關鍵是能否自控。說到此處卻不得不提孔子的緋聞——「子見南子」。南子是春秋時代衛靈公的妃子,容貌美艷。孔子與她相見之後,遭弟子懷疑,其後對天發誓無任何不當之事。孔子並不會因此而與「淫」字扯上關係,正因大家用以判斷的標準是實則行為。另一方面,論「孝」卻不能單純按行為而論。《古文觀止》首篇〈鄭伯克段於鄢〉記載鄭莊公流放生母到邊疆,並說不到黃泉不再相見。其後懊悔不已,刨地道與母親相會,亦被稱為以孝為先。再者,《二十四孝》中也只是描述個別事件,若縱觀他們一生的行為,必有不孝之處。由此可見, 判定孰孝孰淫標準不一,卻十分獨到。

雙重標準未必全時壞事,甚至乎有時最怕沒有雙重標準。

【文:嚴御風】
欣賞傳統美德之餘,有意結合現實的青年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