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藝術】牛年參觀最「牛」展覽

2021-03-11 18:58
來源:香港商報副刊

在中國歷史上,牛的地位尊崇,它不但是主要的祭祀品及肉食來源,也是拉車、耕田的重要力畜。在古代文學藝術中,更不乏詠牛、繪牛、以牛為喻、擬人等內容,展現出豐富的人文內涵。在現代,也有不少人以「牛」誇讚別人的詞語,如健壯如牛、牛氣沖天等。現正舉辦的展覽「辛醜說牛」展示與牛相關的文物,從藝術的角度解讀古時牛的文化。

高奇峰作品《雙牛》。

賞牛不一定要到郊外,在中大文物館的展覽「辛醜說牛」同樣能賞「牛」。展覽精選有關牛的展品14件套,中大文物館博士後研究員及策展人童宇在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展品數量雖然不算太多,但均是擇優而選,包含了古代及近現代書畫、瓷器、篆刻,種類豐富。

「紫砂提梁牛壺」,20世紀前期。

解說百牛圖

有關牛畫,從宋代開始已記載不少,想了解牛在古代書畫中代表哪些含義,看明代的《百牛圖卷》就能解答疑問。《百牛圖卷》中繪畫了100隻牛,其中有98隻水牛,2隻黃牛,還有33個牧童,每隻牛姿態各異,又與牧童互動,可見畫家的功力。據童宇介紹,前人對該作品有不同的解讀:「有人稱這類百牛圖,象徵了太平盛世之景象,人和動物的和諧互動反映社會經濟和生活環境;也有人表示,文人考科舉、功名辛苦,牧牛圖是他們對歸田園居的生活嚮往;也有禪宗以馴牧牛比喻修身養性,將牧牛分『未牧』、『初調』、『受制』、『回首』、『馴服』等階段,寓意自我修煉心智的過程,這幅《百牛圖》中,觀者也能找到相似的馴牛階段圖像。

反映時代的牛車

是次展覽中,年代最久遠的展品要數漢六朝出土的「陶牛車」,牛車平平無奇,為何會被策展團隊選出來展示?童宇解釋,此牛車並非用來耕田或運重物的,「在漢六朝,牛車是貴族所乘搭的重要交通工具。牛車先秦已有,當時貴族仍是騎馬出行,約西漢時期變成貴族出行之選,唐朝由於士族衰落,牛車才變回平民百姓的工具,因此從這款牛車能看到當時士族社會的風尚。」「陶牛車」的裝飾精美、車廂寬敞很古老,也能遮風擋雨,相比作為工具的牛車,相當華麗。車裏更有「憑幾」,是古時供人倚靠的家具,車內宛如居室,而車廂後面更開有門口,方便貴族優雅地上落,這些細微之處可見其奢華,反映了時代生活變化。

欣賞經典牛畫

說到牛畫,怎少得李可染的作品。李可染除畫山水著名外,他的牛畫亦是一絕,如同提到畫馬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徐悲鴻,畫鷹是潘天壽,畫蝦是齊白石一樣。值得留意的是,展品李可染的《牧童》上有齊白石的題跋,「李可染在1946年受徐悲鴻邀請去北平藝專教書,結識齊白石,自此他跟隨齊白石學藝10年,期間齊白石偶有在李可染的作品上題跋,其中,題得最多是牧牛圖。」童宇表示,這足以說明齊白石對李可染此類型作品的喜愛。

看回展品本身,李可染在畫牛時運用了積墨法,反覆多次地積染堆疊墨色後,即使黑色的水牛,也顯得層次分明,體現牛的肌肉質感,邊緣化開的墨水給人毛茸茸的感覺,形成牛身上的毛,令他筆下的牛更真實。此作用了李可染常用的對角線構圖方式,將人與牛放在作品的角落,與樹木形成對角線,畫中各個部分均是互相呼應。牧童與牛活動親密,呈現人與牛的自然和諧關係。如此憨態可掬的水牛及稚氣可愛的牧童,讓人不得不感歎,李可染的牛畫真的「牛」。 (撰文:Janice 圖:中大文物館提供)

展覽詳情
日期:即日起至5月31日
時間:星期一至三、五、六上午10時至下午5時;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下午1時至5時
地點:沙田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展廳 II

轉載:香港商報副刊 2021-03-11
連結:http://www.hkcd.com/content/2021-03/11/content_1254716.html
下載日期:2021年3月19日